尘埃星球

一个年仅8岁的小学生

糖珍|算了我不起名了

主要是糖珍带小孩的故事
但又不全是带小孩的故事
(真的不会取名字……

田柾国是在刚满两周岁那年被闵玧其和金硕珍收养的。当时他俩已经领证两年了,金硕珍觉得生活少了点烟火气想要个小孩,于是就拣了个空闲的周末拉着闵玧其去了趟福利院。两人走进福利院的时候,孩子们正围着一个圆头圆脑的男孩唱生日歌,见有陌生人进来都扬起头来愣愣地看着,男孩也睁开眼望向他们,哟,眼睛也是圆圆的。金硕珍扯扯闵玧其说 就他了吧我觉着咱们和他挺有缘。

闵玧其和金硕珍从没带过小孩,在进行完尴尬的自我介绍环节后就不知道该干啥了,于是开始问小孩想跟谁姓。小孩也不怕生,眨眨大眼睛说 我有名字的,接着拎起随身的大书包,在里面翻翻找找一阵掏出张小卡片,“你们看,这是我的名字哦,我叫田柾国。”金硕珍捏捏小孩的小肉手说:“好的呀,柾国。”

田柾国是个顶好养的小孩儿。虽然只有两岁,但走路走的稳,话也说的清楚,还不挑食,金硕珍觉得自己可能捡到了个宝,闵玧其也常常表示赞同。哦,就是有一点不好,这孩子有点没大没小的,从刚开始叫闵玧其爹喊金硕珍爸,到后来居然慢慢地就直呼两位父亲大名了。闵玧其故意拉长了脸教训儿子:“田柾国你出息了啊?怎么这么叫你爸爸和爸爸呢?!”然后扭头对金硕珍说 看你把他给惯的。田柾国躲到金硕珍身后,嘟嘟囔囔说着什么觉得你们可爱想和你们当朋友这类话,全被金硕珍听了去。金硕珍心想这小子可太有意思了,心里瞬间被粉红色的小泡泡填满。

后来金硕珍把柾国拉进房间,蹲下来揉揉儿子的肉脸说:“你可以这么叫我,但是不要这么叫玧其,他不喜欢小孩子这样,我们照顾一下他的情绪好吗?”
“……好吧...行吧,那我想以后叫你硕珍珍可以吗?我觉得硕珍珍这个叫法更可爱耶!”
“好呀~记得不要在玧其面前叫哦,小心他听见又要生气。”
“他怎么总是生气啦!”
“是吧!但我们要理解他关怀他,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嘛!”
某个总爱生气的人正好经过房门,听到这段对话差点被气晕。
晚上闵玧其躺在床上跟金硕珍谈田柾国的教育问题。
“哎你就是太紧张了,随意一点柾国才更容易融入我们嘛。而且欧美那边的孩子也是直接喊父母名字啊……”金硕珍趴到闵玧其身上邪魅一笑,“其实我们也还没到当爸的年纪对吧?”闵玧其选择向美貌妥协。

转眼田柾国就该上幼儿园了。每天早上7:30闵玧其准时开车把田柾国送到幼儿园,把金硕珍送到公司,然后去工作室写曲子,下午5:30先绕路去幼儿园接田柾国,再把下班买完菜的硕珍拉上回家。三个人每天一起出门一起回家,日子过的平稳安逸,闵玧其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性格也被浸润得有了些温度。谁都不会想到这样平静安稳的生活会发生什么改变。

谁都不会想到这样的生活会发生什么改变,但改变确确实实发生了。“腻了。”在经历了九天的争吵后,金硕珍在第十天留下一句 腻了 摔门而出。闵玧其在那一刻才发现七年之痒真的存在。争吵是如何开始的闵玧其已经想不太起来了,他们刚开始大概是在商量柾国念小学的事情,然后就发生了分歧,接着就是莫名其妙的爆发。情绪从争吵的时间点向前回溯,覆盖了他们相识的这十年,这么多年里大大小小的不合全部被翻起成为扔向对方的利刃,闵玧其开始怀疑这些年感情的真实性。当连续两天没出现在家里的金硕珍出现在闵玧其公司附近的餐厅里,且身边有一个高个子男人的时候,闵玧其决定在第三天去买醉。于是在第三天早上,他送完田柾国就去了郑号锡的酒吧。
“哥你一大早就喝酒???”
“先给我开三瓶。”

“怎么,我记得你们从来没有隔夜仇。”郑号锡是他们很多年的老同学了,他认识闵玧其的时间甚至比金硕珍还要长。他记得上次闵玧其要喝酒还是在金硕珍死活不肯结婚的那段时间。“可能一开始就错了,我不该促成这段婚姻的。金硕珍他,是个自由的人……我太木了,不会生活,他说他腻了……确实,当时收养柾国也是因为腻了吧……”郑号锡于心不忍,拍拍他的肩膀说 你不是这样的人,硕珍哥也不是这样的人。闵玧其惨淡地笑笑:“我和他认识了十年,在一起了七年……我们也算是经历了七年之痒的人了哈哈”说着说着竟睡了过去。这哥酒量下降的厉害啊,郑号锡想到当时这哥也是怕珍哥担心才硬是把酒给戒了,叹了口气转身给金硕珍打电话。
“珍哥,玧其哥今天一大早就来我店里喝酒,问他什么都不说,现在喝醉睡着了,你要不中午抽空过来把他接回家吧。”郑号锡也不拆穿。
“有病吧他一大早就喝酒?!喝了多少啊?”
“大概5杯……”
“哈?!”
“啤的。”
“这什么辣鸡酒量?”
“还有几杯莫吉托。”
“辣鸡!”
“…哥,你别这么说…我一杯就倒,您可怜可怜我……”
“行吧,你让他先睡着,我一会儿就去接他。”
“记得带钱,哥。”
“……熟人买醉不可行免单吗!他都那么难过了!”
郑号锡松了口气,这估计是离不了。

下午金硕珍开车去接田柾国。
“硕珍珍……”
“说。”
“爸爸怎么没来……”
“喝醉了,搁家躺着呢。”
金硕珍心想这小孩还挺会看眼色,看他们吵架了便不在一方面前提另一方的名字,这么想着金硕珍感到愧疚。
“硕珍珍……”
“我听着呢。”
“你们是不是因为我才总是吵架呀……”
金硕珍从后视镜瞄了田柾国一眼,小孩低着头绞着手,紧张兮兮的,给金硕珍心疼坏了。
“当然不是啦。”
“那是因为什么呢?我想不明白……”
“唔…硕珍珍也想不明白,要不你问问玧其,你看看他想不想的明白。”

闵玧其在下午4:40的时候终于醒了,他睁开眼发现脑门上贴了张字条:“酒量辣鸡!喝完酒不给钱就睡更辣鸡!”闵玧其拿着字条爱不释手,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末了还整整齐齐叠好夹到笔记本里。洗完澡去厨房找吃的,发现电饭煲里热着饭菜,旁边也留了张字条:“醒的早就自己吃,醒的晚就忍忍,等我和柾国回来一起吃。”闵玧其心头一热又要落泪,差点唱出 世上只有阿珍好 这样的歌词。

到了晚上金硕珍要分房睡,田柾国只好把自己的小床腾出来,默默爬到闵玧其旁边躺下。
“闵玧其……啊不是,闵玧其爹……我问硕珍爸爸你们是不是因为我吵架,他说不是,但我还想来问问你。”
“怎么,你不信他啊?”
“不是的,因为如果他觉得不是而你觉得是,那其实就还是因为我才吵的架。”
闵玧其暗自佩服儿子的逻辑能力。
“柾国啊,我们不会因为你吵架的,我们吵架都是因为我们没有相处好。”
“可是你们都相处了好多年了哎,,Ծ^Ծ,,”
“但我们不断面临新问题呀,在新问题面前我们好像还是不太会好好相处……”
“这样啊……”
这有点超出4岁半小朋友的理解范围了,他小手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
“那那,那你们可不可以快一点解决呀,我好害怕你们不开心的样子……电视上都说要给小孩子一个温馨的成长环境,你们这样子让我觉得有一点点委屈哎……”
“好的儿子。”闵玧其这次没嫌弃儿子贫嘴,摸摸柾国圆乎乎的脑瓜子说:“快睡吧。”

最后是闵玧其先破的冰,就在金硕珍打算打电话跟闵玧其和解的时候,闵玧其的电话正好打来。
“我在你公司楼下,我接你回家。”

【一个番外】
“哥,我到A市啦!”
“南俊?”
“是啊哥!咱们什么时候见个面呗!我和硕珍哥已经见过面了,他说你最近太忙了让我过几天再约你,怎么样今天有空吗?”
“……你和硕珍吃饭……不会是大前天吧?”
“是啊!你怎么知道!”
“不会是在XX餐厅吧?”
“是啊!你怎么知道!”
“……南俊啊……”
“哥?哥?哥你哭啦?!不会吧...我跟我大表哥见个面你这么激动的吗?不至于吧哥!哥?”

【另一个番外】
“硕珍珍,今天怎么又是你接我回家呀……”
“你爹去接你南俊叔叔吃饭了,我们现在也去。等会儿见了叔叔要记得喊人哦。”

糖珍|不良学长其实是幼稚鬼加大傻蛋

睡不着加航班延误的产物……
我真的不会写文,别骂了……

/

碧缇艾斯中学是这座城市里排名第一的重点高中,学校里满地的学霸是不足为奇的存在,令人称奇的是那个在学霸堆里诞生的金珍。

金珍,那个永远坐在碧缇艾斯中学高三最后一个班最后一排的学生,一个颇具象征意义的人物。

金珍不仅生在富裕人家还天生一副好皮囊,就靠着这两样东西还有令人叹为观止的社交能力,他从小学开始就是学校里最令人瞩目的明星。当女孩们说“某某今天好金珍”的时候,她们其实是想说某某的造型拥有至少70%的回头率;当男孩们问“你是想当金珍吗”的时候,他们其实想强调金硕珍才是全校都服气的风云人物;而当年级组长说“得,又一个金珍”的时候,他可能是想表达一下面对烂泥扶不上墙这种境况无能为力的伤感情绪。

“得,又一个金珍。”

闵其走出教务处的时候隐约听到了刚刚开导了他半天的年级组长那略微有点悲伤的声音。

“哎主任真的这么说你了?”

郑锡有点羡慕这个刚认的大哥。像金珍,这是非常难得的肯定了哇!这几乎是学校里每一个小混混的目标。闵其看着前几天刚收的小弟郑锡那傻样子叹了口气:“我可不稀罕这类比。”

嚯!其哥就是不一样,染头发怎么了?别人染头发是标新立异,是肤浅的形式主义,其哥染头发那是艺术,能一样吗?小郑露出了迷弟的微笑。

“不过这类比听起来倒像我和他很般配的样子。”

郑锡的笑容逐渐凝固。

“不是吧……闵其你……??”
“是的啦~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哦(´-ω-`)”

/

闵其一头白毛瞩目,单是这一项就为他吸引了不少小兄弟,即使他也只是个刚入学的高一小学鸡。更何况闵其吸引人的不仅仅是他那头白毛,还有他成熟又叛逆的行事作风,成熟又叛逆体现在哪呢?这么说吧,闵其虽然喝酒抽烟染头打架一样没落,但除了这些他就是个一等一的好学生,他乖乖上课乖乖写题次次月考年级前十,成绩好也就算了,人家体育也好,体育好也就算了,人家还弹的一手好钢琴。除了这些,闵其对人还特仗义,要抄作业说给就给还附送讲题服务(虽然别人可能只是想抄个题),要打架说上就上还附送送医院服务(被打的人:???)。

这样的闵其,仅用一学期就成为了男孩女孩们倾慕的对象。

就是这么一个除了老师人人都爱的闵其,在某个夏天终于被全校最火的混混头子金珍盯上了。那时闵其正在打球,几个绚丽的假动作后的上篮引得场边女孩子们连连惊呼,可巧金珍领着一帮小弟路过,居然没能将女孩儿们的目光完全吸引过来。见此情景,阿珍心说:我作为碧缇艾斯中学最靓的仔,染最艳的头,穿最闪的鞋,泡最skr的bad girl,可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屁孩?发色居然比我的还浅,球鞋比我的靴子还亮,身边的女生还这么多,我觉得不行。

于是阿珍天天去闵其班上堵他,企图让他臣服在他的牛仔裤下。

闵其暗爽:得来全不费工夫。

郑锡无法想象闵其是怎么看上珍哥的,就像他也无法想象闵其是如何反客为主让青春校园小说里的追求者变成了珍哥。他在每天下午5:40都能看到准时出现在门口的金珍,风雨无阻雷打不动,太可怕了,全校红人阿珍每天穿越教学楼等在门口就为见学弟一面,敢问全校除了闵其谁有过这待遇?郑锡暗暗下定决心,要做闵其最贴心的小弟,向他取回搞对象的真经。

“其哥?你再不理他怕是要凉……”在金珍堵了一个月而闵其还是不为所动的时候,郑锡坐不住了。

“慌什么?欲擒故纵,懂吗?”

学长因为看我不爽来堵我的真相当然不能被小弟知道啊!

/

终于,在金珍堵了他一个月零3天后,闵其终于开口了,“咳……你到底有什么事呢?”

阿珍内心一震,哇这小哥终于肯给我个面子了(╥ω╥`)  他赶紧调整了一下心态,清了清嗓子,学着港片里山鸡哥的样子,先眯着眼睛摇摇晃晃地走过去,然后撸了一遍眼前这头白毛,最后流里流气地说:“哈……一年级的?你很牛逼啊……”

混混头子流程走完,完美!perfect!金珍已经忍不住在心里为自己拍灯了!

而这边闵其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他忍住笑意打断他的表演说:“学长是不喜欢我的发色吗?那正好,我这几天黑头发长出来了,以前染的颜色也快掉了,你说我换个什么颜色好呢?”

闵其盯着金珍迅速涨红的脸,心跳快了一拍。
不愧是我看上的人,脸红到脖子根都好看到让人心空。

说实话,阿珍觉得很憋屈,他堵了一个月的人居然就这么随便地答应了他的诉求,不爽,于是他跟小闵说你就给我染这个颜色不许换。

闵其哦了一声,随后又像是想起什么接着说:“可是这个颜色太伤头发了我想染回黑的。”说完就拿卡姿兰小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金珍。这可不像平时一张厌世脸的闵其,闵其自己都有些震惊。爱情的力量果然是伟大的,肉麻的小动作真是手到擒来。

巧了,金珍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他看着学弟乖巧的样子非常无语,心说你他妈那你问我个毛线,而且这什么鬼眼神搞得我有点心动。

“好的,随你。”
满肚子的气到嘴边就变成了这么一句话,金珍觉得在闵其面前,自己不再是那个宇宙无敌的superstar了。这感觉太奇怪了。

于是闵玧其的脑袋终于不是全校最扎眼的脑袋了,阿珍也就顺利夺回了他发廊之子的至尊宝座。

单方面的战役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结束了。

/

后来的某一天,金珍的小弟田国对他闹脾气:“哥,我觉得你对我不真诚。”
金硕珍冷笑一声:“说吧,又想来谈什么条件了?我跟你说过多少回了,以后想要什么直接说不用在这儿可怜巴巴的。”
“不是的,哥,你和闵其在一起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西…谁跟你说的这屁话。”金珍想着那头白毛脸就红了。
“还说是屁话!你脸都红了!”
“闭嘴吧小崽子,你懂什么?!”
“对啊我什么都不懂,不是郑锡的话我到现在都蒙在鼓里。你每天去他们班找闵其,也不说话,就只会等着他出来然后目送他离开,前几天他突然和你说话了,你脸红到他们班上人都看见了!!”
金珍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
田国不依不饶:“我知道哥总觉得我小,不把我放心上,但这种事情你也要瞒着弟弟吗?我不是你最疼爱的弟弟了吗?!”
田国越说越大声,金珍血气上涌正要去捂他嘴时,闵其恰巧从他俩身边经过把田国的话听了八九不离十。唔,小郑真的是搞对象的得力助手。闵其决定改天请他吃饭。

这么好的机会当然不能放过,于是闵其停下来在金珍面前站定。

“辛苦学长等了我一个月,要不我们试着交往一下?”

金珍内心一咯噔,没错了,就是这种感觉。

金珍想打自己几巴掌。

end.

写的太烂了希望大家不要骂我……

当你在穿山越岭的另一边

关于男寝309

///
“诶你们知道吗!”
“我们不知道。”

闵玧其刷着手机随口打断了金硕珍的话。这哥最近在忙着考研,天天在图书馆对着砖头一样的资料研究,业余生活实在单调到近乎苍白,以至于遇上个什么芝麻屁事都觉得有意思。闵玧其这次决定不再听他所谓的奇闻逸事了。

“不是,诶,我们对面宿舍搬进来个红毛儿!我刚刚从图书馆回来的路上看到了他,没想到人家就住在咱们对面。应该是来交换的吧,以前都没见过,咱们学校没有培养这种自由张扬小孩儿的土壤啊是吧?啧啧啧,这小伙子不错,发色真不错!有想法!是我金硕珍欣赏的类型!”金硕珍噼里啪啦一口气没喘。他刚在外面吹了一路冷风回来,脸红彤彤的和他夸张的语气十分相称。

闵玧其看到一直默默听着金硕珍说话的南俊明显僵了一下,他猜这位诚实勇敢自强不息的工科生脑袋里一定在计划着哪天去染个同款。

“好,追!只要咱们珍哥喜欢,管他什么红毛绿毛紫毛,追到手不都是分分钟的事嘛!”

自从闵玧其发现南俊喜欢珍哥之后就莫名很喜欢有意无意地抓着这点逗南俊。他看了眼南俊那脆弱的小表情,觉得这真的比金硕珍小见闻有意思许多。

国旻|一个俗俗的校园爱情小故事

依然没有文笔
///

''1

又到了大课间,田柾国盯着第一排那个毛茸茸的后脑勺默默发动念力,可将近10分钟过去,那个后脑勺的主人依然没有为他转身。

朴智旻最近不爱缠着田柾国了,这让田柾国感到有些寂寞。

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呢?田柾国想不明白。自己明明每天都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还喷香喷香的了,架也早就不打了,头发也染回黑色了,课也认认真真地上了,这几天为了吸引朴智旻的注意甚至还主动回答了英语老师的问题!连田柾国自己都想为自己鼓掌了,可他朴智旻居然无动于衷!奇怪奇怪奇奇怪怪,我不再是他最喜欢的小男孩了吗???

“诶诶诶快看!金泰亨来啦!”
田柾国听到旁边女生堆里传来的压抑的惊呼声,心里的烦恼转迅速转变成了愤恨与苦闷。

哼,又来!😤

最近隔壁班那个姓金的大眼怪总来找朴智旻,这是本周第三次了!智旻哥和他到底有什么可聊的呢?聊聊着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看着真让人生气啊!以前明明都只有看着我才露出这样的表情的不是吗……那个金泰亨,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能比得上我吗?!他分明就打着朋友的旗号泡智旻哥!他眼睛长那么大,心里藏着什么鬼主意都写眼睛里了,全世界就他朴智旻看不出来!朴智旻啊朴智旻,你生的那么可爱怎么就那么缺心眼,到时候就等着被金泰亨这种花花公子骗吧!

大眼怪真讨厌!

田柾国痛心疾首,甚至忘了自己也是个大眼怪。

唉,今天也是为朴智旻操碎心的一天。

''2

“泰泰,你真的确定把信放到柾国儿的床边了吗?他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啊......”朴智旻低头抠着手,软软糯糯的声音听起来委屈极了😢
“真的放到他床边了!我记的清清楚楚,浅灰床单灰白条纹的被子深灰色枕头,一定不会放错床铺的!”泰亨翻出手机相册给朴智旻确认。

前几天在和金泰亨商量了好久,排除了在教室表白,在食堂表白,微信表白,qq表白,路上英雄救美式表白,约出去吃饭灌醉后表白等一系列表白方式后,朴智旻最后终于选择了最古老的方式——写情书。
但问题又来了,朴智旻一个走读生不能进宿舍,他又实在不好意思直接给田柾国,只好把好亲故金泰亨拉来帮忙。

好不容易终于把情书送出去了,这两天朴智旻就一直绷着神经等着田柾国的回应,可左等右等对方就是没动静,一举一动和平常无异,这可急坏了小朴同学。

柾国儿怎么还没来找我?柾国儿不喜欢我吗?还是说他没有看到?要不要问一下他?啊啊啊可是要是他看到了只是真的不喜欢我呢?啊啊啊啊啊好尴尬!

唉,今天也是为田柾国揪起小心脏的一天。

''3

当闵玧其终于从省外参加完比赛回到学校,看到枕头边上放的端端正正的一封天蓝色的信封时,脑子短路了一下,难道郑号锡这小子终于开窍了?

但闵玧其转念想到郑号锡这人要表白的话……应该会在宿舍门口贴个横幅再放个烟花什么的……

“不知道谁送的。我们前天晚上下楼买了啤酒回来,就多出了封信。我们可动都没动啊。”金硕珍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闵玧其旁边,同时围上来的还有金南俊。
“哥快打开看看啊,你不好奇吗?”
“不是号锡送的我都不好奇。”

emmmmm

撕开信封拿出信纸
“亲爱的柾国儿……”
“嘶……”闵玧其赶紧把信原封不动地装了回去。

这谁啊?!
给田柾国送情书送到他大表哥这来了!

闵玧其思索片刻,当即换下了他小姨给他和柾国一块儿买的床上三件套。

''4

闵玧其走出宿舍,对着对面那栋楼同样位置的宿舍喊了声田柾国你给我过来,三分钟后,小田一脸迷茫地出现在他哥面前。

以前他哥这么叫他都是因为学习上的事,比如把38分的英语试卷改成68分被闵玧其发现啦,旷课多次在校会上被点名批评啦,默写化学元素周期表的时候写了首藏头诗交上去被哥的化学老师当笑话在班上讲啦 这种,可最近自己也没犯什么事儿啊……

“柾国啊……”
田柾国看着他哥的笑脸心里发毛。

“以后就别总闹着小姨买同款床单了好吗?”

“还有枕套和被套。”

''5

金泰亨百无聊赖地在学校门口刷着树洞等朴智旻,他看朴智旻这几天魂不守舍的样子有点心疼,打算放学一起去喝一杯,也商量商量对田柾国的打算。

刷出了一条更新。

楼主:啊啊啊啊啊我刚刚在教学楼后面的小花园里见证了一次告白,但是!
ksj:但是?
knj:但是?
jhs:别把话说到一半啊(இдஇ; )

楼主:但是是两个男生!一个个子挺高的大概180吧,因为背对着我所以看不到脸,但是身材真的特!别!好!凭我多年追星的经验,绝对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种身材!就简称小强好了。另一个个子相对来说就比较小巧了ww,脸嘟嘟的嘴巴也嘟嘟的特别可爱ww,身材也很好,那两条长腿啧啧啧,简称小明吧。两位看上去就很配啊!(我已经抑制不住我的磕cp之魂了!)
光州王佳:爱了
日山王佳:磕了
大邱王佳:光是外形描述我就已经阵亡了
釜山王佳:然后然后?

楼主:我本来是在小花园一个角落坐着背单词来着,看到小强拉着小明走进来一脸气势汹汹,边走还边说什么 哥你怎么不直接把信给我呢? 小明本来有点懵,听到这句话脸一下子就红了,哦莫哦莫真的好可爱(/ω\)我当时不知道会发生啥,觉得直接这样走出去太尴尬了,就……留下来了(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围观的(;_;)
爱睡觉怎么了:哥???还是年下?
爱吃饭怎么了:年下好磕!

楼主:然后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也没仔细看,我当时真的很慌张啊毕竟偷窥这种事情……我就听到小强说了一句“表白也应该是我来”什么的,后面又说了几句,小明的脸更红了,估计是小强告白了吧。当时小明低着头站在那里,小强就把他的头捧起来,说着说着就亲上去了,亲,上,去,了。我真的,从来没亲眼见过真人kiss,男女都没见过更别说男男了……天呐我现在想到那个画面就……我先去哭一会……
worldwide hope:我也先去哭一会
闵玧其赞赞man:我也……
首帅是我:都8102了我为什么还在为别人的爱情流泪
脸赞是我:小强那句话……我已经脑补出一部青春校园爱情剧了

楼主:我真的很想逃跑,可是那时候走会更尴尬吧……然后他们好像提到了朋友什么什么的,表哥什么什么的,大概是小明送情书送到小强表哥那里了(这什么操作?)听小强说完小明就笑得不行了,小强好像装作生气要走,于是我看到了小强的脸……真tm好看啊……
bt21koya:果然帅哥只和帅哥谈恋爱
bt21狂饭:求问身边好看的小哥哥都是gay我作为一个女生该如何脱单?
ChimChim:楼上可以去找好看的小姐姐
草莓味汽水:19楼找到好看的小姐姐表白前请告诉我们时间地点,我们带上楼主去围观
RJ他爸:表哥……完了我好像知道是谁了hhhhhhhh

楼主:楼上的朋友还是别带我了,我这种单身狗就不要给自己找狗粮吃了,这次已经给我带来一万点伤害了。我后来听到外面渐渐没声儿了,瞧了一眼看他们走了才出来发了这条树洞。
感觉直播人家表白挺不好的,我也是一时激动才想过来发树洞,大家看过就过了哈~猜到主人公也别说出来哈~这条马上就删,祝两位99啦~

金泰亨退出来再点进去,果然已经删了。
他颤抖着打开微信点开了和闵玧其的对话框……

“玧其哥我错了……”

………………

“玧其哥要不以后让柾国别买同款床单了吧”
“还有枕套和被套……”

end

于是沙雕文突然有了CP

关于男寝309

///
闵玧其觉得他珍哥越活越像小朋友了。

这倒不是金硕珍的问题,是他闵玧其自己的原因。

怎么说呢,就比如现在,小其同学看着那位闷闷地躺回床上又默默叹了口气的粉嫩嫩的哥,就忍不住想过去抱抱他再哄哄他……

这哥有点可爱啊不是吗……

当然了,他闵其作为309的直男之光是断不会允许自己做出这种gay里gay气的事情的,况且…况且这种事情金南俊更擅长也更合适吧……

闵玧其在心里倒数。

十、九……
南俊同学离开了他坐了整整俩小时的椅子站了起来

八、七……
南俊同学开始满地找拖鞋

六、五……
南俊同学挠了挠蒲公英一样炸着的头发看上去有些苦恼

四、三……
南俊同学终于趴到了珍哥床边

二、一……
南俊同学拍了拍珍哥的脑瓜子,哑着嗓子说 哥,等我看完这一章就陪他你打一局呗,我也好久没玩了

好。
很好。
果然不出所料。
闵其瞟了眼对面略有些黏糊的两人感觉自己有那么一点点多余。

金南俊喜欢金硕珍,闵玧其老早就看出来了,他觉得要不是金南俊和他硕珍哥不在一个院,估计认识他们的人都能看出来。

金南俊,计算机控制学院死宅学霸一名,可以为他硕珍哥早起带早餐,为他硕珍哥出门去代签到,不厌其烦地尝试他硕珍哥各种心血来潮的奇葩料理,还在期末火葬场来临前夕放弃复习陪打游戏,这当然不可能是社会主义兄弟情啊!这妥妥的爱情嘛!

可金硕珍看不出来啊,他只是觉得自己的光辉太过耀眼将金南俊这个忠诚可靠的小弟收入麾下是理所应当。他宣布金南俊是自己最贴心的弟弟,并承诺以后一定帮南俊打到星耀段位。

闵玧其揉了揉太阳穴再次为他兄弟金南俊的感情道路小小地担心了一下,而当他看到手边一页未翻的微观经济学时,又不禁暗骂自己实在是操野心,明天考试不挂科才是最最要紧的事情。

淦!全世界都可以谈恋爱就我只能学习!
闵玧其忿忿地翻开书。

好久不见粉色的阿珍

关于男寝309

///
碧缇艾斯大学向来以自由开放著称。在闵玧其入学这一年,学校为了加强对这一理念的贯彻力度,推出了跨专业混宿的新制度,据说是为了促进不同专业学生间思想的交流,在潜移默化中培养学生跨专业的思维方式,达到拓宽学生视野和胸襟(?)的目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实际上……

但实际上只会促进不同专业学生间在王者荣耀上的交流。

“来吧小伙子们!来一局吗?爸爸带你们飞!”

是金硕珍的声音。

今天是阿珍同学考完大学最后一门课的日子。他为了纪念这一激动人心的日子,不仅穿上了最爱的baby pink,还提早半个小时交了卷,还开了辆共享电驴狂飙到宿舍楼下,还一口气跑上了三楼,为的就是在此刻大声邀请弟弟们吃鸡并让自己洋溢着喜悦的声音传遍整层宿舍楼。

硕珍哥大概是把学校的理念贯彻的最到位的学生了吧,闵其常常这样想。

作为还有一年就毕业的管理学院学生,他珍哥在混宿这一年,积极地通过与俩舍友弟弟们的交流,认识了以金南俊为代表的计算机控制工程学院和以闵玧其为代表的经济学院的所有大二男生,并成功将他们的王者荣耀段位提升了至少一个段位。从此阿珍成为碧缇艾斯大学的传奇人物,赢得身前生后名。

让我们回到此时此刻。
此时此刻的阿珍周身飘浮着一万亿个幸福的泡泡,而与阿珍通红的脸庞和愉快的语调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僵直在书桌前的金南俊那张生无可恋脸和那头蒲公英一样炸着的发型……

“不了吧哥,我大物还没看……”

emmm……以及两个深刻的黑眼圈。

粉嫩嫩的阿珍心下不忍,遂将灼热的目光投向状态稍显从容的闵玧其。

“……我微经还没复…不,是还没预习。”

于是粉嫩嫩的阿珍收回了他灼热的目光,然后粉嫩嫩的阿珍默默爬上了床,最后粉嫩嫩的阿珍躺在床上轻轻叹了口气,唉,年轻人。

闵玧其觉得这哥越活越像个小朋友了。

没营养的对话是生活的调味品

关于男寝309

///
小其同学又开始纠结了。

按理说,做完 出国还是考研,考研还是实习 这样的选择之后就应该定心了,但是小其同学这两天怀着抱歉的心情又发现了另一个必选题目:学硕还是专硕。

呸!人生的选择怎么踏马这么多?

20岁的小其同学再次感到生而为人的麻烦。

他把自己摔在床上,听着自己渐渐平稳的呼吸,越发认定这才是生命该有的姿态,于是平铺在床上的小其向舍友震声宣布 :

下辈子我要当珠穆朗玛峰上一块黝黑的石头!

“有志气!”

这声毫无灵魂的赞叹来自躺在小其同学斜对面床上的阿珍同学。

阿珍是和小其完全不同的人,却在很多方面和小其拥有蜜汁相同点,比如他们对躺尸有着同等程度的热爱。

当然,一点点形式上的差别是难以避免的。

保守派闵玧其坚决捍卫纸片式躺尸法,认为无念无想的平躺才是躺尸内涵最准确的呈现形式。而新派人士金硕珍对其嗤之以鼻,他认为躺尸的内核不该被姿势所束缚,自由扭曲的身体才是躺尸内涵的创造性表达。

这种异与同体现在他们每一次思想的碰撞中,

就像现在,在听完舍友对自己下辈子的安排后,阿珍同学思索片刻表示珠峰太寂寞,还是当北冰洋上一块浮冰有意思。

玧其同学正想开口与硕珍同学进行一下观点上的交锋,久未上线的金南俊同学打断了他的思路。

“要订外卖吗?已经四点半了。”

于是刚刚营造起来的学术氛围在外卖面前迅速瓦解,犹记得当年两位舍友为躺尸问题大战三百回合不眠不休的金南俊终于默默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世界上写文的神仙那么多而我只是个没有文笔的小学生

无cp洁癖
小学生文笔
能力不足写不了文章
凑活凑活